回到顶部


非遗传承:徽墨最好的时候

2017-11-21 10:11 来源:光明网—经济频道 
2017-11-21 10:11:42来源:光明网—经济频道作者:责任编辑:陈湛

  “大家都一个院里长大的,对很多人来说,厂就是家,家就是厂,怎么可能没有感情。”周健笑着说,即便是现在,很多人来参观的时候都会说,你们这哪像个工厂,就是个家里的大院。

  到了下午五点的时候,墨厂开始热闹起来了,汽车的轰鸣声、与孩子的吵闹声交错,周美洪一听就知道:“孩子们放学了。”

非遗传承:徽墨最好的时候

等待晾干的墨块 王树平摄/光明图片

  “墨墨,快过来叫叔叔阿姨。”周美洪一把揽过自己的孙子,他告诉记者,他的孙子叫周墨,名字是儿子起的,他对以“墨”为名很满意。“从我父亲算起起,我们家三代人做墨了,至于这个孩子以后做不做,那我就不管了,一代管一代,那是他爸的事,我啊只管带孙子高兴。”

  “现在正是做墨最好的时候”

  以带孙为乐的周美洪并没有因为到了退休年龄就放下制墨的工作,在他看来,对于老胡开文,对于徽墨来说,现在迎来了机遇期。

  “以前我们做得80%的墨都用来出口,大部分都出口向了日本,日本人很重视汉文化,写毛笔字画毛笔画的人多,对墨的要求也高,所以大量的从咱们这定制。”回想起几十年前的市场情况,周美洪很是感慨,“不管现在好多了,内销和出口一半一半了,说明咱们中国人也越来越重视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了。”

  老胡开文墨厂现在每年大概能产60吨墨,国内市场大概能“消化”30吨左右,这一方面是墨厂根据需要出了不少新品,另一方面也是国内生活水平提高,文化素养提高,人们开始有了更高的精神文化追求。科技的进步也给予了传统工艺不少便利。锅炉、电炉等器具的使用都会改善成品墨的品质帮助不小。

  “现在正是做墨最好的时候。”周美洪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记者手记

    传承人终会老去 传承不会

    一直以来,我们提起非物质文化遗产(以下简称非遗),总在感慨他们逐渐衰微甚至消逝,怀着“悲悯”的态度看待。但这往往只是“一厢情愿”的看法。时代场景的不同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传统文化精粹的生存空间,但非遗在现代并非全无“用武之地”。

    正如周美洪早前接受采访时所说:“墨其实跟社会稳定有关。”社会稳定,人民生活追求提高,墨的市场就会扩大,墨厂效益好,徽墨自然无消失之虞。

    很多人在看到“老胡开文墨厂只有100多个工人”、“当前徽墨的原料采购困难”的报道后就自然而然的认同“百年老字号后继无人”的论断,事实上,周美洪认为,当前市场规模就这么大,盲目扩张墨厂的规模以及增添人手反而是“欲速不达”。当前厂内效益不错,老胡开文墨厂并非没有能力扩充人手与规模,只是根据市场研判,没有选择这样做而已。周美洪向光明网记者透露,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未雨绸缪,不断储存原料,单是用于制作松烟墨的原料现在就足够他们做近百年的。

    “有多大锅就下多少米”,与其不顾市场规律盲目扩大生产,不如进一步弘扬国粹,有更多的人沉浸在书山墨海的传统文化中,就将给予徽墨更广阔的市场以及更多发挥想象力的空间,徽墨自然而然就会迸发更大的活力。对于其他非遗传承也是如此,没必要以“悲悯”的视角看某些非遗技艺的日渐衰微,它们只不过是以最适合当前时代的姿态传承而已。

    传承的过程事实上也是一个沉淀的过程,每个时代总会给非遗烙上新的烙印。就像周美洪的儿子周健一样,土木设计专业出身的他转行做了徽墨的设计者,势必将给徽墨这一技艺带来一定新“气象”,近年来老胡开文墨厂出了不少新款式的墨正是映证,非遗总会以自己的方式展现新的元素。

    时移境迁,传承人或许会老去,但传承不会。

[责任编辑:陈湛]

手机光明网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光明日报社概况 | 关于光明网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光明网邮箱 | 网站地图

光明网版权所有